SAUCE沙司

红学之曹康基情派(俱是疯话而已)

曹寅/康熙 小哥哥系列 01 一样

曹寅进屋的时候发现皇帝拿镜子挡着脸。
“怎么了?”
他立刻把镜子扣到桌面上:“没什么。”
曹寅笑着把镜子拿起来,是件玻璃做的洋货,皮面的手柄,鎏金的镜框,嵌了宝石和珍珠:“前儿朝鲜使者来,我还听见他们说你来着。”
“说什么?”
“说你好看啊。”
皇帝摇摇头:“那是他们没近看。”
“还说皇上个子高,皮肤白,眼睛大。”
对方嗤一下笑出声:“倒是实话!我当然比朝鲜使者眼睛还大点。”
“这镜子真好看,赏给我吧。”
皇帝摆摆手:“拿走,拿走。”
(转头寄给舅舅了。舅舅:“……风月宝鉴?”)

WhAt:

玄烨和曹寅坐在大炕上,烛火如豆。

曹寅伸手戳了戳玄烨的左眼皮,又要去戳右面,却被玄烨捉住了手腕。

“干什么...

收到卡片,做了个风铃。(*/∇\*)

假如荣亲王没有死

脑洞时间。
假如荣亲王没有死,奶奶虽然对他不很满意,但因为是“朕之第一子”,名正言顺,就继位了。
小玄子是边缘化的皇子,但更得奶奶欢心,没事常进宫中走动,成亲后就封了熙亲王,进议政王大臣会议。干了没几年,圈地事件跟皇族大宗有分歧,被夺了印。
曹子清在南方,受到遗民教育,有政治理想,埋头科举,终于考中探花。但荣禧帝因为他是三哥嬷嬷爹之子,有心防着他。
子清仕途不顺,在翰林院打杂,做起居注官。
熙亲王在家中无所事事,日益沉迷射猎看戏,跟传教士们鬼混。
某天在南怀仁的教堂里玩地球仪,遇到来还书的曹子清,两人一见如故,“这个人我是见过的”,于是大喝葡萄酒,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。
不久到了撤藩的时候,南方反扑厉害,...

奶奶笑着拍拍他的脸:“我没有遗憾了,你上山去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

玄烨站在原地,静静看着她弓下腰,钻进轿里。

他又往前走了一步:“皇祖母,我送您下山吧?”

老太太放下帘子,声音隔着轿传出来:“知道你孝顺,但也别来回折腾了。自有人送我,你干你的营生便是。”

曹寅站起身,招呼八个侍卫重新抬起暖轿。

皇帝便将黄袍一撩,单膝跪了下去。

半山上看热闹的百姓,看见下来一队人,都交首议论。

一个壮实喇嘛正背着阿旺攀援,也慌忙询问侍卫:“怎么,上不去了吗?”

“前方路险,太皇太后命圣上代为佛前行礼。”

老藏略有失望,仍双手合十道:“这已是泼天的恩典了,天意难违,亦不可勉强。”又嘱咐徒弟和信众说...


大都好物不坚牢,彩云易散琉璃脆。——白居易

214782:

客夜怎生过。梦相伴,绮窗吟和。薄嗔佯笑道,若不是恁凄凉,肯来么。

来去苦匆匆,准拟待,晓钟敲破。乍偎人一闪灯花堕,却对著琉璃火。

——纳兰性德

_突然想起老版红楼梦最后,宝玉的琉璃灯失手跌碎。

@SAUCE沙司

琉璃火

曹寅有首写给高士奇的诗
《怀高澹人学士》
危坐瞻鸦夕,穿云有数层。
暮尘窗外海,寒月定中僧。
易痼文园病,曾分萧寺灯。
相思常不见,清冷玉壶冰。

提到曾分萧寺灯,萧寺就是寺庙,“分灯”是借用他人灯烛余光以读书劳作,可谓共享一盏灯。

纳兰性德有一首《寻芳草 萧寺记梦》

客夜怎生过。梦相伴,绮窗吟和。薄嗔佯笑道,若不是恁凄凉,肯来么。
来去苦匆匆,准拟待,晓钟敲破。乍偎人一闪灯花堕,却对著琉璃火。

这天晚上纳兰性德做了一个梦,梦里她在窗前跟自己吟诗作对,故作嗔怪笑道:你若不是这般凄凉境地,会来与我相聚吗?
本来想让她陪自己到晨钟敲响,但有人突然依偎过来就惊醒了,灯花坠落,眼见只有琉璃灯的烛火。

相传梁...

楝亭夜话图题跋

陶梁编辑《红豆树馆书画记》卷四“手卷类”《国朝张见阳楝亭夜话图》,共收了题跋十一首,卷头题署为:“楝亭夜话见阳”,有“子安”、“杏花书屋”、“见阳无声诗”、“见阳书画”四印章。
第一首为曹寅诗,诗前有“楝亭”印章一,其诗颇与收入《楝亭诗钞》卷二者有异同,盖草创稿也,诗云:“紫雪冥漾楝花老,水曹(蛙鸣)厅事多青草,庐江太守访故人,浔江(建康)并驾能倾倒。两家门第皆列戟,中年领郡稍迟早,文气(采)风流政有余,相逢甚欲抒怀抱。于时亦有不速客,合座(坐)清严斗炎煸,岂无炙鲤与寒鹦,不乏蒸梨兼瀹枣,二簋用享古则然,宾酬主 醉今诚少。忆昔宿卫明光宫,愣伽山人貌佼(姣)好,马曹狗监只嘲难,而今触绪复怀抱(痛伤...

三月香巢已垒成,梁间燕子太无情。
明年花发虽可啄,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。
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。
明媚鲜妍能几时,一朝漂泊难寻觅。
花开易见落难寻,阶前愁杀葬花人。

说起来,
《墙头马上》是元代白朴创作的杂剧。李千金独居深闺,心里苦闷,于春暖花开的季节到花园中游玩,在墙上看望,遇裴少俊坐在马上经过。两人一见倾心,男问:“为谁含笑在墙头?”女答:“莫负后园今夜约。”二人遂相约私奔。

214782:

墙头马上纷无数,
望去新红第几家。
前日故巢来燕子,
同时春雨葬梅花。
凭谁笔墨描全袖,
自启丹炉点宿砂。
三十六宫人盼断,
金盆空影月西斜。

——曹寅·《题王髯月下杏花图》

@SAUCE...

好奇怪,我怎么会流泪呢?原来是洋葱啊

214782:

_“一除邪祟,二了冤疾。”

_心情大不佳,做张旧图清清脑子。

1/104
©SAUCE沙司 | Powered by LOFTER